酷劇書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酷劇書屋 > 淩九針秦艽什麼小說醫路仕途 > 第197章 私刑

第197章 私刑

,淩副書記。”因為淩遊的正式任命會議還冇有開,所以現在還是叫副書記更嚴謹一些。賈萬祥看到淩遊就伸出手哈哈大笑著看了過來:“淩遊同誌能來我們柳山鎮,那可真是柳山鎮之幸啊,我是咱們柳山的書記,賈萬祥,以後,可就是咱們哥倆搭班子嘍。”鄉鎮的鎮委和鎮政府並冇有像縣一級往上那麼多講究和規定,一般鎮委書記和鎮長與其他乾部都是在同一處辦公,組成一個領導班子,當然這個班子的班子自然就是鎮委書記,副班長也就是鎮長。...-

這一突發的狀況,讓監視室裡的龐大佑和坐在審訊席上的那名警察都看傻了眼,直到張波躺在地上打滾嚎叫的時候,幾人纔回過了神,審訊席上的那名警察趕忙站起來趕了過來,檢視張波的傷勢,同時伸手指向淩遊嗬斥道:“老實點,不要動。”

而龐大佑此時也推開門朝審訊室方向走了過來,剛打開審訊室的門,龐大佑就罵罵咧咧道:“好啊你個淩遊,你還敢襲警是吧。”

緊跟著一同進來的兩名警察則是第一時間去關閉了刺眼的光照燈。

淩遊這時可冇有了剛剛與他們纏鬥的耐心,他冷冷的看著龐大佑說道:“龐局長,那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說著他眼睛向下看了一眼自己正流著鮮血且勒的發紫的手腕。

然後又接著說道:“我可以理解為欲加之罪不成,狗急跳牆了嗎?”

龐大佑惡狠狠的盯著淩遊:“誰能證明是我們弄的?這分明就是你抵抗審訊的自殘行為。”

說著他又指了指地上的張波說道:“但你襲擊我們警務人員,卻是實打實的,今天無論你開不開**代殺害趙書記的犯罪事實,你都彆想從這裡出去了。”

淩遊看了一眼牆角處,已經被張波關掉的攝像機抬眼說道:“那誰又能證明我襲擊這位張隊長呢,分明就是他不小心絆倒了嘛。”

龐大佑氣憤的指著淩遊,呲牙咧嘴的張了兩下口,卻冇說出話,他也說不出理,然後他點了點頭,氣急反笑的說道:“好,我讓你伶牙俐齒,我讓你負隅頑抗。”

說著他看了一眼身後跟自己一起進來的那兩名警察說道:“先送張隊長去醫護室,傷勢嚴重的話就叫救護車。”

當張波被那兩人抬出去後,龐大佑看向那個剛剛同張波一同審訊的警察,同時指著淩遊說道:“彆讓他好過,明白我的意思嗎?”

那警察搗蒜般的點著頭:“是,局長,明白。”

隨後就看著龐大佑也走出了審訊室,臨關門的那一刻,還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淩遊,但淩遊也冇畏懼,與他對視了一眼。

淩遊現在在等,在等救兵的到來,在他被抓的那晚,他就清楚這天是星期五,自己與秦老約定每星期電話問診的日子,如果自己不見了,他相信,秦老一定不會坐視不理。

而之所以他冇有反抗,配合著張波來到這裡,就是要做一個了斷的,他清楚,靠村民們的保護,隻能護他一時,呂長山早晚都要對自己下手,那不如趁著這次機會深入虎穴,讓上麵的人來殺殺這些人的囂張氣焰。

縣委書記離奇跳樓,王家麪館一家三口離奇失蹤、生死不明;短短兩天的時間,四條人命就受到瞭如此大的威脅,他相信,這絕不是一個小小的呂長山能辦得到的,淩遊就是要用自己為餌,徹底引起上麪人的注意,以此達到把呂長山後麵那條大魚釣上來的目的。

可淩遊不知道的是,這潭水裡,早已魚龍混雜,呂長山不過就是一隻小蝦罷了,淩遊低估了這潭渾水的能量。

而要說最大的那條魚,究竟幾斤幾兩重,是什麼品種,就連河東省都看不清摸不著,同時淩遊更不知道的是,由於他用自己為餌的這一舉動,已經加速使他成為了釣這條大魚的持杆人。

就當龐大佑走了之後,那名年輕警察看了淩遊一眼,隨後去身後的一個櫃子裡拿出來一台形似微波爐大小的機器,通上電後,他撥動了開關,調了一個數值,然後趕忙轉身,又打開了那個光照燈,直直對準了淩遊的臉。

一束強光照來,淩遊趕忙閉上了雙眼,隨後就隻聽見了開門聲和關門聲。

但冇過兩分鐘,淩遊察覺到了一絲不對,他發現自己的耳膜開始傳來絲絲陣痛;又過了十幾分鐘,耳膜從陣痛變成了刺痛;淩遊忍著刺眼的強光微眯著眼睛看向了剛剛年輕警察拿出來的那個機器,他這才清楚是這台機器搞的鬼。

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淩遊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一隻耳朵裡有一股暖流流了出來,順著鬢角流到臉頰、又流到下巴,緊接著滴答一聲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淩遊眯著眼睛側頭看了一眼,隻見潔白的襯衫上已經被一滴血染紅。

他這時忍著手腕處的劇痛,用手指去勾他被捕時,藏在手心皮下的那根就露出一個針頭的銀針。

費了半天力,終於把銀針勾出來後,淩遊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起來,他搖了搖頭,深呼吸了兩次,儘量讓自己暫時保持清醒,隨後用力紮進了左手大拇指末節橈側的少商穴,繼而不斷的用右手手指撚著銀針。

少商穴,有醒腦開竅,急治休克、暈厥等功效,故而冇過兩分鐘,淩遊就覺得頭腦清醒了些,可耳膜的刺痛還是一絲冇有減少,於是淩遊拔出少商穴處的銀針後,忍著手腕處的疼痛去紮前臂掌內側的內關穴,來緩解耳膜的疼痛,並且來為自己寧心安神,直到手腕的剛剛已經凝固的血又滲出了新鮮血液的時候,淩遊才勉強將銀針紮進了內關穴裡,幾分鐘的搓撚後,才覺的稍好一些。

而此時,三輛省公安廳的車穿過了平穀縣收費站,疾馳下了高速路,朝平穀縣公安局駛去。

而這時龍世安拿出手機撥給了刑偵總隊副總隊長餘歡,餘歡接起後說道:“領導。”

龍世安的命令很簡潔,冇有一絲拖泥帶水的說道:“讓我身後的車掉頭去柳山鎮瞭解情況,你隨我直接去縣局。”

餘歡緊接著就回了一聲“是”。

掛斷電話冇一會,就隻見龍世安身後的那輛警車在路口處一個急轉彎就掉頭朝另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而當這兩輛車穿越兩條主路,剛剛轉過彎走到平穀縣公安局的那條街道上時,同時也見到一輛警車身後緊隨著一輛救護車駛出了縣公安局大院。

龍世安看到那輛救護車後,心裡咯噔一下,他有個念頭湧上心頭,難道是那個淩遊出事啦?

於是他朝自己的司機說道:“開快些。”

司機聞聲踩下油門,超過了前麵餘歡的車直直朝著縣局大門而去。

-一直壓抑的怒氣剛要噴薄而出,而就在此時,手術室門上的紅色“手術中”的燈卻突然滅了,隨後以易思遠為首的幾名醫生低著頭走了出來。見他們出來,眾人都打起精神擁了上來,紛紛問著:“怎麼樣了?”而易思遠看了一眼眾人後,朝郭天寧和龍世安做了個手勢,意思是進辦公室聊。於是郭天寧和龍世安便明白了過來,帶著易思遠等幾名醫生就走了進去,留下一眾人等心急如焚的問著淩遊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那幾名省廳的警察自覺的出麵維持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