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劇書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酷劇書屋 > 淩九針秦艽什麼小說醫路仕途 > 第198章 老秀才

第198章 老秀才

:“你們兄妹倆是多著急宰我一頓啊。”淩遊笑了笑,朝門外走了出去:“少廢話,今天好好讓你出出血。”薛亞言也趕緊跟上,兩人一道出了醫院。齊聚文學打了一輛車,去了淩昀電話裡說的一家飯店,剛到門口下車,薛亞言張大嘴巴看向了眼前金碧輝煌的歐式建築,寫著維曼克國際酒店牌子的大樓說道:“你們還真瞧得起我那點工資。”淩遊笑著將胳膊搭在了薛亞言的肩膀上說道:“我們兄妹倆還冇打算把你那點老婆本都吃光了。”說著用手一指...-

當餘歡看到龍世安的車超過了自己,於是也趕忙對司機說道:“跟上。”

兩輛車就這麼一前一後的飛快朝縣局大門開了過去。

當到了門口,隻見縣局大門前的推送門正在合上關閉,龍世安直接說道:“開進去。”

於是司機又加了一腳油門衝進了縣局大門,這一幕可給門口傳達室的一個大爺和一名輔警嚇了一跳,那大爺趕忙按下了暫停鍵,就在心還冇落地的時候,隻見又一輛車也同樣以很快的速度開了進來。齊聚文學

那傳達室的大爺又驚又氣,跺著腳罵道:“這幫小兔崽子,開這麼快乾嘛!”他還以為,這車是縣局的小年輕警察開的呢。

而那名輔警則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因為這兩輛車,打頭進去的那輛,是一輛白牌無警燈的黑色奧迪,緊隨其後的則是一輛邁騰牌警車,這種汽車品牌的配置,分明就不是自己這個小小縣局能配有的嘛,因為就連自己局長的配車,也不過就是一輛普通的大眾。

於是他歪著頭低語道:“難道是上麵來領導了?”

想到這,他慌忙拿起麵前桌上的座機,撥給了縣局辦,電話接通後,就聽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喂。”

那輔警便急忙說道:“我這裡是傳達室,剛剛進院兩輛警車,應該是上級部門的人來了。”

局辦那個人聞言,立馬變了個語氣:“什麼?你確定看清了?”

那輔警便說道:“看的真真兒的,不過車牌號碼冇看清。”

局辦的那個工作人員頓時就站了起來:“好,我知道了。”

放下電話,他便往外走,心裡還在琢磨著,誰來了?難道是市局的領導?怎麼也冇提前打招呼呢?

一邊走,一邊又不由自主的加快著步伐,當走到局長龐大佑的辦公室門前,他敲了幾聲,卻發現冇有響應,於是他又接著去往了縣局黨委副書記兼政治委員鄭念良的辦公室門前,敲了兩聲後就聽到了裡麵傳出的聲音:“請進。”

推門走進去,這人便說道:“政委,傳達室報告,疑似是有上級部門的領導來了。”

鄭念良聞聲放下手裡正在練著字帖的筆,抬起頭問道:“哪裡的領導?是市裡的嗎?”

那人便撓了撓頭:“我也不清楚,您還是親自去接接吧。”

說著,鄭念良起身從辦公桌後走了出來,但卻冇有急著出門,而是在衣架上拿起警帽戴上,又對著鏡子整理著著裝,一邊又問道:“局長呢?通知了嗎?”

那人看著鄭念良溫吞吞的樣子,心裡都跟著著急:“我去敲門了,局長不在辦公室。”

鄭念良這才邁步朝外走,但是邊走還不忘摘下眼鏡,哈了口氣,隨後又用自己的領帶擦了擦。

這一切都做完,才步伐稍微快了些的往樓下走。

而龍世安和餘歡的車駛進院後,龍世安便指揮司機停在一個車頭靠牆的車位裡,而餘歡見狀也很默契的讓自己這輛車的司機,把自己這輛車的車頭頂著龍世安的車尾停,這樣一來,就冇有人能看到龍世安車子的前後車牌。

停穩後,餘歡推門下了車,帶著兩名警察朝辦公樓方向走去。

恰巧這時,鄭念良也走出了辦公樓,剛到門口,鄭念良就眯著眼四處尋找著“上級領導”。

而當目光落在正朝自己走來的三人身上,因為自己高度近視的原因,他隨後又歪著身子仔細看了看。

可當看清內搭白色襯衫、肩扛三級警監肩章,走在最前方的餘歡時,他心中頓時一驚。

緊接著連忙朝餘歡的方向小跑了過去,就當差幾步就來到餘歡的身前時,他穩住身形一個立正:“領導好。”而當他看清餘歡的警號,連呼吸都急促了幾分,心道這哪是市裡下來的嘛,這分明是省廳的領導嘛。

而他身後的那名局辦工作人員此時氣喘籲籲的跟在後麵,心裡不禁暗罵道:“好你個老秀才,剛纔你慢吞吞的拿架子,現在又跑的比兔子都快。”

可當他也在餘歡身前站穩的時候,同樣心裡也是一凜:乖乖喲,還真是上麵的領導,自家的局長和政委也不過是個一級警督,還真是頭回看到“白襯衫”啊。

於是他也趕忙立正敬禮道:“領...領導好。”

餘歡打量了眼前二人的樣子,心裡不禁大感失望,心道這都是什麼歪瓜裂棗,簡直毀了人民警察的這一光輝形象。同時眉頭也不禁皺了幾分。

但彆看這鄭念良的眼神不好,可在察言觀色上還是有點眼力勁的,他很快就發現了餘歡不甚滿意的表情,隨後轉身對那名局辦的人低聲說道:“讓全域性的人都出來,迎接領導。”他還以為,餘歡是嫌棄迎接他的人太少了呢。而那人聞言,也趕忙轉身跑了回去叫人去了。

餘歡見到這一幕,臉上更加陰沉了,隨後看向鄭念良語氣嚴肅的問道:“你是什麼職務?”

鄭念良又敬了個禮:“平穀縣公安局政委鄭念良。”

餘歡聽後也不感覺意外,乾了半輩子刑偵工作,單看鄭念良臉上的那副酒瓶底厚的眼鏡就能看出來,這是個文職領導。

於是他一指辦公樓的方向:“你們局長在吧?”

鄭念良每天上班後的工作就是澆澆辦公室的花、寫寫字帖、喝喝茶,對於局裡的人員都在做什麼,自己完全是一問三不知,他此時又豈知道龐大佑在不在,而當轉頭想去問局辦的那個人時,才反應過來,那人已經被自己派走了,於是隻能支支吾吾道:“那個,我們局長,應該在。”

餘歡聞言火氣都大了:“什麼叫應該在?到底在不在?”

鄭念良被這一嗓子嚇了一哆嗦,隨後點著頭說道:“在...在在的。”

餘歡就邁步說道:“帶我去見他。”

鄭念良看餘歡先邁步走了,於是自己也趕緊跟了上來。

可就當餘歡剛進一樓大廳,就見辦公樓的樓梯間傳出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緊接著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滿滿一電梯身穿警服的工作人員都湧了出來。

鄭念良這時站了出來,看到樓梯間的人也都跑到一樓大廳開始整理儀容儀表了,他便張羅道:“都列隊,列隊站好歡迎領導蒞臨......”

餘歡看到這荒唐的一幕,火氣直衝腦門,還冇等這鄭念良說完,便底氣十足的爆喝道:“都該忙什麼忙什麼去。”

然後伸手一指怔在原地的鄭念良:“你們局長在幾樓?”

鄭念良嚥了口口水:“五樓。”

餘歡兩眼冒火般看了一眼鄭念良,隨後邁步朝電梯走去,並且喝到:“跟上,帶我去見他。”

-在鬆明市下麵當個鄉長,也不願來玉川市下麵當縣長。老百姓家裡教育孩子最多的也同樣是:你要努力學習,等考上大學了,就留在外地,彆回這個窮溝溝。周而複始,考出去的大學生極少回來建設家鄉、服務家鄉,也便導致了一批又一批有文化素質的人都離開了這裡,留下的大多是“民風彪悍”的本土人。淩遊走了很遠,纔打到了一輛出租車,前往了平穀縣的縣府招待所。提著箱子走了進來,淩遊便對一名前台接待人員說道:“您好,我辦理入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