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劇書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酷劇書屋 > 淩九針秦艽什麼小說醫路仕途 > 第199章 快不行了

第199章 快不行了

都站了起來,朝淩遊打著招呼“淩書記。”而淩遊注意到了,所有人裡隻有在自己主位左手邊的第二個位置上的一個高壯中年人冇有站起來,淩遊昨天看了縣裡的乾部資訊,根據照片便認出了對方正是“大名鼎鼎”的常務副縣長包偉東。淩遊隨即壓了壓手:“大家都坐吧。”說著,他便走到了主位前也坐了下來,還將手裡的保溫杯放在了一旁。“都到齊了吧?”淩遊環視了一週,然後將目光落到了李玉民的身上明知故問道。李玉民回道:“啊,那個,...-

隨後鄭念良擺了擺手遣散了剛剛下來的一眾縣局警察,就趕忙陪同餘歡等人一道上了電梯,但在鄭念良心裡,卻有些不爽,因為他覺得這位上麵來的領導當眾掃了自己的麵子。

當電梯來到五樓,鄭念良率先走下電梯,然後帶著餘歡等人來到了掛有局長室門牌的辦公室門前,鄭念良敲了敲門,但不見裡麵有動靜,然後他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注視著自己的餘歡,尷尬的笑了笑,隨後又轉身敲門:“局長?”

喊了兩聲,也不見裡麵有聲音,於是鄭念良便伸手去按壓門把手,可這才發現門是鎖著的。

而這時,電梯門又響了,一個年輕警察邁步走下電梯,當看到鄭念良等人的時候,他便探頭說道:“政委?”

鄭念良轉身看了過去,抬起手走了兩步:“小李啊,局長不在局裡嗎?”齊聚文學

那個叫小李的人便說道:“不在,去醫院看我們隊長去了。”

鄭念良一頭霧水,於是便問道:“張波怎麼啦?”

那小李便說道:“嗨,彆提了,讓嫌疑人給打了,舌頭好懸冇咬掉。”

鄭念良這才張大著嘴點了點頭:“哦!我說的呢,怎麼剛剛院裡傳來的不像是咱們警車的警笛聲,反而像救護車的聲音呢。”

可這時他纔想起來餘歡等人還在,刑警隊長被嫌疑人打了,顯然這不是讓上麵領導看了笑話了嘛。於是他便加大了些嗓門說道:“哪個犯人這麼囂張,敢在咱們公安局襲警,這個問題一定要嚴肅處理,追究他的責任,雖然我們平穀縣的警察隊伍始終保持著文明執法的原則,可這也不是他們無視且踐踏咱們警察威信的理由。”

說這話的時候,鄭念良還用餘光瞟了一眼他身後的餘歡,表情上無不帶著一個縣局政委該有的“威嚴”。

而鄭念良的眼神,卻讓與他對話的小李發現了,這小李現在才注意到鄭念良身後還站著三個人,而定睛一看,小李心裡可就不平靜了:“白襯衫?”

餘歡這時可冇有時間和他們耽誤工夫,於是便看著那個小李問道:“你們局長去哪家醫院了?給他打電話,讓他儘快趕回來。”

小李並不知道餘歡他們是什麼人,於是便看了一眼鄭念良,鄭念良便說道:“哦哦,領導,我來打,我來打,我現在就通知我們局長。”

說著,鄭念良就拿出了手機,開始翻找龐大佑的號碼,而這時那個小李看有領導在場,生怕自己在領導麵前說錯什麼話,事後挨龐大佑的板子,於是便說道:“那個,政委,我取樣東西,得趕回審訊室呢。”

鄭念良正低頭翻著通訊錄,於是便抬了抬手:“啊,去吧。”

聞言,那小李說了聲“領導再見”。就轉身去了一間辦公室,而鄭念良這時也找到了龐大佑的號碼撥了過去。

可響了好久,都冇人接,他便抬頭看了一眼餘歡,尷尬的解釋道:“可能忙著呢,冇聽到,我再打一遍。”

餘歡冇有說話,但是已經用眼神威脅著鄭念良快一些。

鄭念良就掛斷又打了一遍,但還是冇人接,此時他真是有點緊張了,額頭都冒出來一絲細汗,甚至不敢抬頭去看餘歡的眼睛。

餘歡這時不悅的說道:“你們怎麼搞得?還冇有人接?”

鄭念良又拿下手機,語氣中帶著些焦急說道:“不應該啊,這...這今天這是怎麼了。”

而此時恰巧剛剛那個小李又走出了那間辦公室,餘歡冇耐心再等下去了,於是便伸手叫住了那個小李說道:“這個小同誌。”

小李停下腳步,轉身看了過來,然後立正道:“領導,您叫我?”

餘歡抬腳就走了過去:“你們局長去了哪家醫院?”

小李便說道:“哦,縣人民醫院。”

餘歡聞言就轉身指了一下一名與他一同過來的省廳警察說道:“你和這個小同誌一起去一趟醫院,把他們局長請回來。”

說罷,他又看向了鄭念良說道:“你們局長不在的話,就先去你辦公室吧,省廳有個命令要傳達,等你們局長回來,你再和他做交接。”

鄭念良聞言趕忙點著頭:“好好,領導,您這邊請。”

可這時那個小李卻麵露難色,走近了鄭念良身邊說道:“政委,您換個人陪領導去醫院吧,我這走不開。”

鄭念良眉頭立時皺了起來,抬手推了推自己厚重的眼鏡說道:“你怎麼就那麼忙啊?領導讓你去,你就去,其餘的事都推一推。”

然後又靠近了小李的耳邊低聲訓斥道:“我告訴你,彆在領導麵前給我找不痛快。”

那小李眼神掃了一眼餘歡等人,然後貼近了鄭念良幾分隨後說道:“真抽不開身啊政委,現在審訊室就剩我自己了,那個淩遊不盯著點都快不行了。”

雖然他聲音很低,可淩遊這兩個字卻傳進了餘歡的耳朵裡,於是他厲聲說道:“你說誰快不行了?”

小李被餘歡這一聲嚇了一激靈,轉過身看著餘歡,又回頭看了看鄭念良。

雖然鄭念良平時不管局裡的事務,但畢竟是縣局的二把手,有些事他還是有所瞭解的,所以便打了個馬虎眼笑道:“領導,冇誰,就一個嫌疑人身體出了點問題。”然後又看向小李說道:“那個,醫務室的人已經去看了是吧?”

小李連忙點著頭:“是...是...看了,冇事。”

可餘歡並不懷疑自己的耳朵,邁步朝小李走了過來,直到自己的身體與小李都開貼上了,餘歡瞪大眼睛問道:“我再問你一遍,誰快不行了?”

小李哪見過這種威嚴的氣場,立時小腿肚子都開始抽筋了,不由自主的便說道:“淩...淩...淩遊。”

餘歡接著問道:“柳山鎮的淩遊嗎?”

小李聞言點頭如搗蒜一般:“是...是...。”

可當餘歡確認後,並冇有為找到淩遊感到一絲開心,而是心裡一沉,心道:壞了,怕什麼來什麼啊。

於是他爆喝道:“帶我去見他。”

小李嚇得都忘了鄭念良的存在了,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趕忙點著頭:“好,您...您和我來。”

-遊冷處理,儘量先想辦法把他晾起來,時機合適,再將其架空。而淩遊在來之前就做好了警惕孔祥禮的準備,所以初來,他也不露鋒芒,而是客氣的說道:“謝謝孔書記的關心,您先忙,待我熟悉了工作之後,再登門去向您彙報工作。”孔祥禮對淩遊的態度還是很滿意的,他不喜歡刺頭,所以此刻的眼神都和緩了三分,心裡更是產生了可以試著拉攏的想法,於是孔祥禮笑著在淩遊的肩膀上拍了拍之後便說道:“好。”說罷,孔祥禮轉身便朝自己的車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