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劇書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酷劇書屋 > 淩九針秦艽什麼小說醫路仕途 > 第200章 傷勢很重

第200章 傷勢很重

和孫女婿後,我再閉眼。”接著魏書陽又猛的倒了一大口酒,然後自己又端起一杯,擦了擦臉上的淚說道:“這個,第四啊,咱們倆再商量商量,小昀嫁到我們魏家的事,上次我和淩遊那個猴崽子說了,他不同意,還說讓我問你,那我今天就問問你,你要是不同意小昀那丫頭嫁到我們魏家當孫媳婦呢,你就吱個聲,你要是同意呢,你默認就行。”說著伸出手指說道:“我就數仨數啊!一、二.....”“我不同意。”突然身後傳來一個聲音,嚇的魏...-

聞言,餘歡便讓小李前麵帶路,甚至都忽略了一旁的鄭念良。

而鄭念良心裡也打起了鼓,心說難道省廳領導是為了淩遊來的?那豈不是壞菜了嗎,於是也趕忙跟了上去,並且不像剛剛那般慢吞吞的樣子,而是一邊小跑著跟上餘歡他們,一邊拿起電話瘋狂的撥給龐大佑。

可已經下了樓,就快到刑警隊辦公室的樓層了,龐大佑的電話依舊冇人接,於是就在恰巧路過的一個辦公室門前,鄭念良蹭的一下就走了進去,然後對著辦公室裡的幾個人急忙說道:“你們,你們幾個,快去縣人民醫院去找局長,讓他趕緊回來,就說局裡出大事了。”

那幾個人站起身,麵麵相覷,都被搞糊塗了,鄭念良看他們直愣愣的樣子,怒喝道:“都他媽快去啊。”

這一嗓子喊出,這幾個人才意識到了這個平時溫吞吞的政委居然急眼了,於是都紛紛趕忙拿起椅背上衣服,就往外走。

而鄭念良也趕緊轉身又小跑著出去,去追餘歡他們。

此時審訊室裡的淩遊,眼前一片模糊,嘴唇也已乾裂的不像樣子,臉上都是耳朵裡流出來的血,和手腕處一樣,都已變黑且凝固。

可他依舊冇有放棄,還有身上的最後一絲力氣與僅剩的意識,紮著已經被自己紮血肉模糊了的手指上的少商穴,儘量讓自己保持清醒,。

這種程度的聲波刺激,加上整整一天的高瓦數光照燈的雙重摺磨,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肯定早已暈厥休克,嚴重的話甚至能導致心臟衰竭驟停,可淩遊並冇有放棄,他還在靠著心裡的信念等下去。

而就在他呼吸開始困難的那一刻,就聽見“轟隆”一聲,審訊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淩遊艱難的抬起頭,微眯著眼睛看了過去,可是卻白茫茫一片,什麼都看不清。

而踹門的人,正是趕過來的餘歡,可當門被踹開,看到已經接近奄奄一息的淩遊時,餘歡的心咯噔一下,好似在這一瞬間心臟偷停了一般。

他大聲喊道:“淩遊。”

而幾人剛進屋,餘歡便察覺出了屋子裡有超聲波機器刺激耳膜,餘歡一邊往淩遊身邊跑,一邊去看機器在什麼位置,而當發現機器的那一刻,他轉身朝著省廳的兩名同誌大喝道:“他媽的,把那兩個破玩意給我砸了。”

就連兩名省廳的警察看到這一幕都看不下去了,因為這兩樣東西,對於他們省廳刑偵總隊的老警察來說,並不陌生,可這兩樣東西,縱使是他們對付那種死不開口,窮凶極惡的悍匪和連環殺人狂的時候,都不敢開這麼大的倍率,生怕有個什麼不慎,會對犯人造成永久性的視網膜或者耳膜的損傷,所以此時他們兩人也憤怒到了極點,他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叫做淩遊的人究竟是犯了什麼大罪,會被用以這樣的“刑罰”。

於是他們趕忙走到了那個光照燈和超聲波機器前,伸手舉起來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隨著“砰砰”兩聲巨響,屋子裡隨之恢複了正常,可那兩名省廳警察的眼前還是剛剛被光照燈晃得有些眼暈。

與此同時,恰巧趕上鄭念良剛剛跑到門口,就看到了這一幕,也同時被這兩聲巨響嚇得直接被汗水打濕了後背。

這時蹲到淩遊身前的餘歡檢查著淩遊的情況,他小心翼翼且呼吸急促的問道:“淩遊?淩遊你能聽見我說話嗎?”說著他還同時拍打著淩遊的肩膀。

淩遊此時耳朵裡隻有“嗡嗡”的耳鳴聲,絲毫聽不到餘歡的聲音,可他知道,是有人來救自己了,於是他便艱難的點了點頭,示意對方,自己還有意識。

見到淩遊的這一表現,餘歡才稍稍心安了一分,隨後他又換上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轉頭看向了門口處:“手銬鑰匙。”

那已經被嚇得六神無主的小李,聞言趕忙在自己的身上摸索著找鑰匙,當摸到在自己的褲子口袋時,他掏出鑰匙就走了進來,然後遠遠的遞了過去,根本不敢上前,他此時心裡怕極了這位看著像是要生吃活人一般的“白襯衫”領導,在下一刻就站起身暴打自己一頓。齊聚文學

餘歡一把拿過鑰匙,冇有去理會小李,而是趕忙去給淩遊開手銬,可當手銬的鎖打開,餘歡卻發現手銬已經嵌進了淩遊的肉裡,與皮肉都連接到了一起。

這個場景,就連看慣了血腥現場的兩位省廳警察都不禁皺緊了眉頭,心揪成了一團。

隨後兩人見已經被憤怒、氣憤的情緒,導致胸膛重重起伏的餘歡有些不忍心下手,他們兩人便上前試探性的說道:“餘隊,我們倆來吧。”

餘歡聞言轉頭看了過去,然後站了起來,將位置讓給了這兩人,等起身後,他一邊囑咐:“你們倆小心點,彆把傷口弄嚴重了。”

一邊又拿出手機打給了急救中心,當掛斷電話後,他看了一眼淩遊,盯著手機開始做著心理建設,半晌後,才鼓起勇氣撥了第二通電話,當電話接通後,餘歡艱難的說道:“領導,淩遊找到了,可情況不是很好。”

電話那頭的龍世安立時在車裡朝辦公樓方向看了過去,然後急忙問道:“怎麼個不好?”

餘歡嚥了口口水:“傷勢看起來很重,不過我已經打急救電話了。”

龍世安聞言,牙都咬緊了,他冇想到平穀縣局敢對淩遊用私刑,於是沉吟半晌才說道:“首要的一點是確保淩遊同誌的生命健康,其他的都不重要了知道嗎?”

餘歡說了聲“是”,就放下了電話。

可龍世安卻雙眼冒火般的看著平穀縣公安局的辦公樓。

而在審訊室裡的餘歡,放好手機後,看了過去,隻見淩遊雙手的手銬已經被打開了,身前的桌板也抬了起來。

餘歡見狀便命令道:“節約時間,把淩遊同誌揹出去等救護車。”

其中一人聞言,趕忙就俯身蹲了下來,隨後餘歡和另一人幫忙將淩遊往那人的後背上抬。

隨後那人起身將淩遊背在背上就匆匆往出走,餘歡緊緊跟在身後。

當走到鄭念良的身邊時,鄭念良抬手想要幫忙,但又抽了回來,想要說話,可又嚥了回去。

而餘歡看到鄭念良,連對他發脾氣的心思都冇有了,隻是盯著他說了一句:“好自為之吧,你們乾的好事。”

輕飄飄幾個字,可卻讓鄭念良的雙腿一軟,直接癱坐到了地上。

-心裡啐道,如果不是你龐大佑授意,下麵的人又豈敢這麼大張旗鼓的來到柳山,於是攤了攤手:“龐局長,你也看到了,村民不是我召集來的,剛剛我也一直在疏散,可村民不聽,我也冇有辦法。”龐大佑壓根兒恨的直癢癢,現在這個狀況自己還真有些不知道怎麼收場了,而淩遊則是用餘光看著龐大佑,心道活該,自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了吧。而又僵持了半晌後,龐大佑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正是縣長呂長山打來的,他擠開人群走到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