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劇書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酷劇書屋 > 淩九針秦艽什麼小說醫路仕途 > 第201章 二百四十七條

第201章 二百四十七條

席進行講話;所以這一路上,淩遊就看到了這些學員們,都是將自己打扮的格外的利落,有些人甚至換了一雙嶄新的皮鞋,在清晨的陽光照耀下,都格外奪目。在一部分乾部的心中,黨校是個什麼地方呢?除了是進行培訓學習的地方外,更是結交人脈的一個最好機會,在這裡,你可以認識來自全國各地的乾部,更是有機會見到平時難以觸碰到的一些大領導,畢竟無論是誰來,心裡都抱著一絲能夠結識大貴人的心態,這種感覺,就好比你買了一張彩票,...-

淩遊這一道被揹出去,引來了不少人探頭圍觀,議論紛紛。

餘歡等人剛走到一樓大廳,就聽見一陣救護車的警示聲由遠到近的傳來,不一會,就見救護車停到了正門口,隨後下來了幾名醫生護士抬著擔架床跑了過來,在餘歡等人的幫助下,將淩遊在擔架床上放平躺好後,就被這幾名醫生護士抬著上了車。

餘歡命令其中一名省廳的同誌說道:“你跟著一起去。”

那人立正說了聲“是。”就跟著醫生護士一同上了救護車,而餘歡現在不能走,他要等著“罪魁禍首”回來呢。

餘歡看著救護車開出大院,隨後負手站在辦公樓的門口,看了一眼龍世安的車後,便直直盯著大門口的方向。

剛過去幾分鐘,隻見一輛警車拐到了縣局大門口,然後呼嘯著就開了進來,隨後朝著餘歡所站的地方駛來。

車剛停穩,就見龐大佑開門下了車,當看到餘歡後,他邁步小跑著走了過來,然後走到近前敬禮道:“平穀縣公安局局長龐大佑。”然後又看了一眼餘歡的警號後問道:“領導是?”

餘歡便抬手隨意敬了個禮:“河東省公安廳刑偵總隊副總隊長,餘歡。”

龐大佑聞言趕忙笑嗬嗬的伸出手說道:“誒呀,原來是餘隊長,失敬失敬,我剛剛出去辦了點事,回來晚了,領導可彆見怪啊。”

在醫院的龐大佑隻是聽來人說局裡來領導了,鄭政委說出大事了,於是龐大佑便匆匆趕了回來,可龐大佑深知鄭念良的性格,那是一個屁大點事都能咋呼起來的人,來領導就來領導了嘛,慌個球嘛。

而且現在他得知了餘歡的身份之後,更加坦然了一些,心道不過就是省廳的刑偵總隊的一個副隊長嘛,彆看省廳的名頭唬人了些,警銜比自己高了些,可管又管不到自己,好吃好喝的招待一番也就罷了,這還不都是家常便飯的事。

隨後他又在心裡罵起了鄭念良,心說你這個鄭念良,球事都指不上,竟能添亂,縣領導交代的工作還冇做好,淩遊還冇招供呢,自己哪有時間和什麼省廳領導周旋嘛,就不能為自己分擔分擔嗎?

可接下來,就讓龐大佑發覺事情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了,因為自己伸出的手,居然尷尬的停在了原處,對方揹著手連伸出來的意識都冇有。

他不禁暗罵道:這個姓餘的什麼意思?明擺著不給我麵子嘛。

但他卻不敢表露出來,於是笑了笑收回了手,然後問道:“餘隊長,是我們局裡,剛剛誰哪裡得罪到您啦?要是有,我向您先道個歉,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彆和他們一般見識,回頭我收拾他們。”

餘歡這才正眼看了看龐大佑,隨後打量了他半晌後,才緩緩開口問道:“龐局長當警察多久了?”

龐大佑被問的一愣,但還是抬頭想了想然後說道:“誒喲,要說從參加工作到現在,得二十多年了,餘隊長問這個乾嘛?”

說罷他又看了看餘歡,隨後笑道:“誒呀,光顧著說話了,餘隊長,咱們上樓到我辦公室裡邊喝茶邊聊。”

說著,他便伸手去請餘歡進去。

可餘歡並冇有動,而是一擺手,然後說道:“不必了,在這聊就行。”

龐大佑有些不高興了,心道這個姓餘的是不是來找茬的啊,居然三番兩次的駁自己麵子。

於是他便收起笑容說道:“啊,也好。”

隨後餘歡便接著問道:“既然龐局長當了二十幾年的警察,我倒是有個問題想要請教龐局長。”

龐大佑挑了挑眉,然後說道:“餘隊長但問無妨。”

餘歡聞言,隨後看著龐大佑的眼睛說道:“我國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說的是什麼?”

龐大佑被問的一頭霧水,然後在腦袋裡開始去思索,可他又哪裡會記得,於是便笑道:“這個嘛...嗨,餘隊長您這不是給我高考呢嘛!我還真有些不記得了,還請餘隊長給點提示?”

餘歡便側臉看了看他身邊的那名省廳警察,那警察便開口說道:“刑罰第二百四十七條規定,司法工作人員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行刑訊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證人證言的,觸犯刑訊逼供罪、暴力取證罪,量刑標準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情節嚴重的,從重處罰。”

龐大佑聽了這話,先是一怔,隨後心裡咯噔一下,然後他看向餘歡問道:“你什麼意思?”

餘歡聞言說道:“我什麼意思,你龐局長最清楚,都是聰明人,彆揣著明白裝糊塗,你要覺得在這裡說不明白,那我就帶你換個地方說。”

龐大佑剛剛還咋好奇怎麼又有救護車從縣局的方向開走,現在他終於明白了,原來這個餘歡是衝淩遊來的啊。

可他又豈會自己不打自招,於是便嘴硬道:“抱歉餘隊長,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餘歡怒極反笑,看著龐大佑說道:“龐局長,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隨後餘歡看向身後說道:“請龐局長到省廳喝茶。”

身後的警察聞言就走了過來:“龐局長,請。”

龐大佑見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索性也不裝了,咬牙道:“姓餘的,老子是這個縣的公安局長,彆說老子冇犯罪,就是老子真犯罪了也得檢察院來人,你算什麼東西,想抓走老子。”

餘歡聞言也不生氣:“我有說要抓你嗎?冇有吧?不過就是請你去省廳喝杯茶,聊一聊。”

說到這,餘歡頓了一下,眼角微眯:“就像龐局長請淩鎮長那樣。”

龐大佑聞言,心中大駭,這餘歡果然是為了淩遊的是來的,可是到如今他又豈能認下來,於是一甩胳膊:“你說的什麼老子聽不懂,少他孃的來這套,老子不差你那一杯茶,喝不了。”

說罷又轉眼看著餘歡就要邁步往辦公樓裡走:“餘隊長,冇其它的事,就送客了,我還有一堆公務冇處理呢,冇時間和你在這打啞謎。”m.

餘歡摸了摸鼻子,然後指了指車的方向說道:“既然我請不動你,就換個人請你吧。”

龐大佑聞言,看了看餘歡,然後撇著嘴順著餘歡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就見停在車位裡的那輛黑色奧迪緩緩降下了車窗,露出了龍世安陰沉的臉,雙目正緊緊瞪著龐大佑。

-見到這佟華生,現在哪有時間和他寒暄,隻是對他點了一下頭,算是迴應了,然後便看向了副院長何滿奎:“何副院長,帶我去你們的中醫藥房。”何滿奎聽後,連連點頭,然後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淩市長,您隨我來。”說罷,便在前方帶路。淩遊剛邁出步,就看到了此時長椅上坐著冇動的辛頌之,二人雖說冇見過,可通過此人身上不俗的氣度以及身上飄出來的淡淡中藥味,淩遊就猜到了。可見辛頌之並冇有抬頭,而是始終低著頭,似乎還在惋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