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劇書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酷劇書屋 > 官道之權色撩人 > 第001章 靜女其姝

第001章 靜女其姝

眼前所見是一場鏡花水月,又或者是一座海市蜃樓,稍微那麽一下,就會散掉。靜靜地呆了一會兒,唐天宇忽然眼前一亮,順手拿起一隻鉛筆,翻開隨攜帶的筆記本,手腕輕間,他的視線頻頻落在斜前方的涼亭裏麵。寥寥幾筆後,一幅頗的人素描便活生香地躍然於紙上。畫上的主,是一個清麗俗的,坐在那裏看著書。雪白如玉的右手托著下,秀氣的短發齊耳,鵝蛋臉,杏眼桃腮,皮晶瑩剔,很是細膩。穿一件白襯,質在上,勾勒出部人的曲線,底下淺...唐天宇獨自一人坐在晚亭外的假石山上,神有些恍惚,不知道在想什麽。

亭外不遠的幾條清涼石凳上,數對耳鬢廝磨,說不出的青春年華,讓人歎“隻羨鴛鴦不羨仙”。

已經過了這麽多天,唐天宇依然難以釋懷,他怕眼前所見是一場鏡花水月,又或者是一座海市蜃樓,稍微那麽一下,就會散掉。

靜靜地呆了一會兒,唐天宇忽然眼前一亮,順手拿起一隻鉛筆,翻開隨攜帶的筆記本,手腕輕間,他的視線頻頻落在斜前方的涼亭裏麵。

寥寥幾筆後,一幅頗的人素描便活生香地躍然於紙上。畫上的主,是一個清麗俗的,坐在那裏看著書。

雪白如玉的右手托著下,秀氣的短發齊耳,鵝蛋臉,杏眼桃腮,皮晶瑩剔,很是細膩。穿一件白襯,質在上,勾勒出部人的曲線,底下淺藍牛仔繃得,顯得腰彈力十足。如此這般嫻靜坐著,的纖纖玉指小心地翻弄著書頁,邊帶著淺淺的笑意,深得靜其姝之妙。

大約花費了十分鍾時間,唐天宇的素描終於完。他認認真真的端詳了一番,出滿意的神,然後再下意識看向那個。

那邊的正翻了一頁,略有所的回頭看了一眼唐天宇所在的位置。

兩人目在空中接,若是以前,唐天宇一定會立刻就轉過目,但現在略有不同。兩人就這麽靜靜對視著,唐天宇眼中帶著玩味的輕鬆,眼中卻帶著好奇的較真!

終於唐天宇還是敗下陣來,咳了一聲,挪開目,心道自己這麽多年沉澱,竟然還跟一個小姑娘較上了勁,是否越活越回去了?

孩眼中不經意地閃過幾分異樣,也不知道為什麽自己會跟他傻傻對視,這不符合自己格。想了想,找不到由頭,隻好抱著書本起,拍了拍自己上的塵土,轉離去。

孩的窈窕背影漸漸地消失在唐天宇視線,唐天宇這才輕歎一口氣,不知道是慨的麗或者自己詭異無常的命運?

三個月,重生整整三個月。這三個月以來,唐天宇帶著筆記本和鉛筆,一直遊走在渭北大學校園的每個角落。他想將這一幅幅陌生又悉的畫麵全部留在紙上,以此來提醒自己,這不是做夢,自己的的確確重生了!

三個月之前的事,還清晰地留在他的腦海之中。當時他醉醺醺地從酒吧出來,正準備坐上自己的賓士小跑,卻被一個脯約有e杯的年輕小妞忽然從背後抱住呼救。他覺不對,但來不及多想就被人從後麵給了一子……然後,他就這麽莫名其妙地回到了自己以前的校園,還回到了最為憾好的青春年代,即將大學畢業的前一個月。

重生了,自己締造的那個龐大商業帝國神話,最後又留給了誰,陳倩還是張菲雅

“該給誰就給誰吧,後前事,現在更得關注的是,老子,這一輩子該怎麽活!”

“還按照原來的軌跡活下去麽?”唐天宇在心中又糾結地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轉了一圈,不知不覺又到了原點,亭孩早已離開。唐天宇略有些失,信步來到浣清池邊。池水清冽冰涼,捧了水洗把臉,夏末的燥熱稍減,他才緩緩地直起了子,穿過小樹林,往至善樓走去。

至善樓是一座老教學樓,看上去有點破舊,紅的磚石和木質窗欞構了房屋的主,青灰瓦片因斜夕照,妖冶地散發出幾縷淡淡金。

金下,突然出現一抹淡然的素白。唐天宇略有些驚喜,方纔亭讀書的清麗俗,正抱著書本快步走進樓。

“這是緣分麽,這麽短的時間裏就遇到兩次……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正猶豫著,唐天宇忽然一愣,旋即皺了皺眉。他突然想起,在自己前世的今天,這至善樓會發生後來震驚渭北大學的事件。

“清純可的大學生,因為大學教授圖強,在掙紮的過程中,不小心墜了樓……”

這件事一度為渭大永遠抹不去的恥辱,也是一個孩用年輕生命換來的輓歌!

難道就是!十幾年前發生的故事,遇難孩的模樣在記憶中留下的痕跡很模糊,但時間絕不會錯!

唐天宇急忙放開步子,飛快地跑進樓,但已不見蹤影。

……

“餘教授,你喝多了!”梅怡瑄錯愕中帶著難言的憤怒,為人師表,餘教授眼中的那種不懷好意跟迎麵而來的撲鼻酒氣,足以讓梅怡瑄心生厭惡。

被餘教授誑到了他的辦公室裏,門已經被鎖上,這讓梅怡瑄心中升起一天不應地不靈的覺。

“怡瑄,從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發誓這輩子要占有你,答應我……答應我……”餘教授語無倫次,眼睛赤紅,充滿著一種的。

“啊!救命……嗚嗚!”梅怡瑄覺不對,剛喊了一聲,就被捂上,從餘教授上傳來的酒味讓幾作嘔。開始劇烈掙紮起來。

“臭婊子!”餘教授正以為自己得逞了,忽然下一陣劇痛,梅怡瑄不斷掙紮地細小腳無意間踢到了他的要害。

再加上梅怡瑄一直在嗚咽喊個不停,餘教授終於惱怒,他便直接拖住梅怡瑄的子往一張床上拉去,與此同時,手忙腳地開始解自己服。

梅怡瑄一直努力掙紮,但力氣實在比不上餘教授,中也被餘教授拿了條巾塞住,心裏漸漸絕起來。眼睛閉上,怕看到餘教授的醜態,自己會作嘔。

正當以為自己已經無法避免到淩辱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餘教授的一聲悶哼,接著就是細細碎碎的聲音陸續傳進了耳朵。

緩緩睜開眼,卻見到今天在假山上畫自己的男生,此刻正一腳一腳地踢在已經被打暈過去的餘教授上。

“禽,畜生,為人師表沒個為人師表樣!”原來唐天宇跟著梅怡瑄來到樓,雖然梅怡瑄已經沒了蹤影,但他還是找了很久,才找到這間房子。正看到餘教授禽行為,當即沒猶豫,隨手撿起桌上的酒瓶就來了一下。

“嗚嗚……怡瑄……好怡瑄!”餘教授頭破流,半醉半暈之間,猶自在喃喃自語,足見其已經不可救藥。

這讓唐天宇下腳更狠了一些。

梅怡瑄驚魂始定,眼淚簌簌依舊控製不住,不過看到唐天宇毫無風度地踹著沒了知覺的餘教授,心中覺安定了些。

直到確定餘教授暫時是爬不起來了,唐天宇才放心地輕吐一口氣。

朝餘教授又吐了一口吐沫,唐天宇覺神清氣爽,似乎重生後的抑鬱也緩解了不,隻覺得自己何必迷茫,人生未來會將如何發展,且就這麽一酒瓶砸出去便是!

“你沒事吧?”唐天宇這纔有功夫看向床上的梅怡瑄,但一看之下目就再也離不開。

床上孩服已經有些淩,淡藍的牛仔鏈條半開,能看到孩雪白小腹跟雪白的接,上也是淩不堪,那種保守的純棉罩似乎有墜落的跡象,梅怡瑄飽滿堅的雙峰隨著呼吸起伏著,人心魄。

梅怡瑄察覺唐天宇目,這才注意到自己上有多不妥,慌忙背轉了子,留下一個完纖細的背影。

唐天宇覺氣息略有些重,迷的酒味和的芳香,能很快刺激地男人最原始的。

“你先整理服,我先出去!”唐天宇老臉微紅,訕訕笑笑,然後轉要走!

“你別走!”梅怡瑄忽然急切轉,生怕唐天宇就此走了。

唐天宇微楞,然後想到大概梅怡瑄自己一個人獨會害怕,便停下腳步背轉子,道:“不走了,放心,我不會再看!”

梅怡瑄臉緋紅,慢騰騰地開始整理服,腦子裏卻開始胡思想。

唐天宇前世見慣,但耳聞後細碎的聲音仍然有回頭的衝,好一會才靠著自己多年的定安靜了下來。

“謝謝你,今天不是你的話我都不敢想象是什麽後果!”梅怡瑄漸漸平複下來。

梅怡瑄是認識唐天宇的。唐天宇在渭北大學可是一大風雲人,每年一等獎學金獲得者雷打不,又是學校的學生會副主席,人長得很帥,很多孩子都喜歡他,又特有文采,寫的文章經常在學校刊上發表。

梅怡瑄對唐天宇有好,一直想認識這個渭北大學的傳奇人,剛在假山上,見唐天宇地畫自己,原以為可以借機相識,最終發現唐天宇沒有像那群瘋狂的撲上來,胡思想間,心中又有些淡淡的失落。

不過,最終差錯之間,不想峯迴路轉,自己被他英雄救了!

“不用謝。我正好上了而已。”唐天宇背著搖了搖手,他臉上出了苦笑之,自己重生之後,竟然當了一次活雷鋒。

“能不能陪我去報警,你好幫我作證!”過了半晌,梅怡瑄說道,聲音中帶著些婉,如同天籟。

唐天宇竟不自地轉過了頭。梅怡瑄已經整理好了上的服,的手臂及白皙的小上還有些傷,似乎剛才掙紮的過程中,扭到了和手臂,所以挪自己的時候,臉上出了痛苦的表。

幸好梅怡瑄已經整理好了服,不然自己倒變了香竊玉的小賊。唐天宇了鼻尖掩飾尷尬,幹咳一聲。

“也罷,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唐天宇歎了一口氣,一把抱住了坐在床上的梅怡瑄,不顧臉上出驚慌失措的表,一口氣將抱到了樓下。大學畢業的前一個月。重生了,自己締造的那個龐大商業帝國神話,最後又留給了誰,陳倩還是張菲雅“該給誰就給誰吧,後前事,現在更得關注的是,老子,這一輩子該怎麽活!”“還按照原來的軌跡活下去麽?”唐天宇在心中又糾結地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轉了一圈,不知不覺又到了原點,亭孩早已離開。唐天宇略有些失,信步來到浣清池邊。池水清冽冰涼,捧了水洗把臉,夏末的燥熱稍減,他才緩緩地直起了子,穿過小樹林,往至善樓走去。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