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劇書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酷劇書屋 > 唐瑜蘇牧月大結局 > 第198章 狗還是你狗

第198章 狗還是你狗

瑜一個轉身,在正麵把她給抱住了。三人就這麼組成了一個漢堡包,唐瑜被夾在了中間。“你……”被唐瑜一個正麵抱住後,一抹紅暈從薑彩霞的耳尖蔓延到脖子上。近距離的接觸讓她甚至能感覺到唐瑜身上的溫度。一時間整個人都有些迷迷糊糊的。讓兩女在身上掛了一會兒後,唐瑜才把這一大一小兩個掛件放下來柔聲笑道。“我找她們其實是有事要做,就是一些不太方便說的事情。”“那還不是色色。”謝九九撇了撇嘴,看到這傢夥跟彆的女人親近...-

看到這些人慌作一團以後。

葉秋嘴角多了一抹笑容,不動聲色的將手插回口袋裡。

站在後麵看好戲的唐瑜則是瞥了瞥嘴,將一切儘收眼底。

剛剛中年男人接過盒子摔在地上,這一切都是葉秋的傑作。

這貨手上捏著一顆米。

他將米彈出去以後,打中了中年男人手上的麻穴,使得對方手臂短暫麻痹纔沒能拿住盒子。

以他天字境初期的修為,早已到了摘花飛葉皆可傷人的地步。

要做到這種小事,實在再簡單不過。

很快,一個穿著白色唐裝的小老頭從樓上走了下來。

“顧老,你快看一下怎麼修複大小姐的玉人。”

將顧雲清請下來後,劉叔連忙把盒子遞給他,在心裡還是懊惱的不行。

他現在是真的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怎麼就突然手臂發麻了呢?

“我看看啊。”

顧雲清拿過盒子仔細看了幾眼後,眉頭皺成一團道。

“這摔得有點厲害啊。”

“顧老,你能把它修好嗎?隻要修好錢都不是事。”

劉如煙紅著眼睛問道。

“這種程度的創傷,想修複難度有點大,不過對老夫來說也不是太大問題,我儘力而為吧。”

“至於錢的事就不必提了,我平時冇少受大小姐的恩惠,這點小忙算不得什麼。”

顧雲清擺了擺手笑道。

這種時候比起錢,讓大小姐欠個人情反纔是最重要的。

萬一以後有事需要幫忙,人家隨手就給你辦了。

“那就辛苦你了。”

劉如煙咬著嘴唇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旁邊好幾個員工都挪不開眼睛。

恨不得上去將她摟在懷裡好好安撫一。

葉秋的眼中閃過一抹肉慾。

他之所以第一個選中劉家下手,最主要還是看中了這女人的相貌。

果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尤物,讓他在心裡湧起了一陣**。

這五年來,在林家當贅婿,他連老婆的手都冇碰到過一下。

每天晚上都稱得上極為煎熬,全靠自己用手熬過來的。

甚至有一次太過於沉迷,被丈母孃侯春彩給撞到了。

她用拖把砸在葉秋身上,破口大罵罵他是個噁心的廢物。

如今修為恢複後又逐漸掌控權勢。

葉秋覺得自己是時候找個配得上自己身份的女人發泄一下了。

不過比起拿下劉如煙。

他其實更加渴望某個遠在明珠的女人。

“這都幾年了,也不知道她怎樣了。”

葉秋在心裡暗暗想道,心情突然有些複雜。

過了幾分鐘,店裡的員工將顧雲清需要的材料找了過來。

拿著這十多種材料一樣一樣調和後,顧雲清弄出了一瓶淡黃色的液體。

這是用他們家祖傳的方子專門調試出來的修複液,在修複古玩方麵效果相當好。

看到顧雲清要修複古玩。

店裡的不少客人都過來開始湊熱鬨。

“喲,這不是顧老嗎?今天又要修東西了。”

“難得看到顧老出手,過來學習兩手。”

“你學個屁,顧老的本事是你能學的?要是顧老的本事有這麼好學,故宮還用特意請顧老為特聘專家?”

店裡的客人們紛紛你一句我一句地討論了起來。

聽著這些熟悉的台詞,唐瑜在一旁暗笑。

這種爽文常見的套路他都看膩了。

先讓一群人對著一個專家一頓吹捧,顯得他有多麼高大上。

然後葉秋再上去開啟嘲諷模式,故作好心實則拉仇恨。

結果反過來被眾人一頓羞辱。

這樣一來,除了他以外,所有的人都打造出狗眼看人低的形象。

讀者們在心裡也跟著憋屈,並且期待他出手打臉那一刻。

接著專家失敗後,葉秋再出手輕鬆解決問題。

如此一來,葉秋的逼格被無限拔高。

最後得到了眾人的吹捧和認可,美女也開始關注他,並且對他傾心。

他再裝作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轉身離開。

卻在美女的世界裡留下了他的腳印,方便他後續泡妞。

【接下來就該到你葉秋拉仇恨的時候了。】

【你的下一句話就是,老先生我勸你不要這麼做,不然修複不好古玩不說,還會錯過最佳搶救時期。】

唐瑜嘿嘿笑了兩聲,在心裡暗暗吐槽道。

正心情惡劣的劉如煙,突然聽到一串聲音在耳邊響起。

臉色有些納悶的她看了四週一眼。

誰在說話?什麼拉仇恨下一句話?故意找茬是不是?

“老先生我勸你不要這麼做,不然修複不好古玩不說,還會錯過最佳搶救時期。”

果不其然,這時葉秋走到了顧雲清的邊上沉聲提醒道。

聽到葉秋重複了一遍這句話後。

劉如煙死盯著葉秋又有些詫異。

剛剛那個聲音跟葉秋的聲音似乎不一樣?

這到底怎麼回事?

顧雲清手上正拿著一支毛筆,沾著修複液要將手中的小玉人修複。

聽葉秋這麼一說後,他停下動作抬頭看了葉秋一眼。

才發現是一個年齡能當自己孫子的小青年。

眾人的注意力紛紛集中到了葉秋的身上。

發現葉秋後,立刻有人認出來罵道。

“這不是咱們燕京的廢物軟飯王嗎?怎麼跑咱們這裡來了?”

“他這廢物玩得起古玩嗎?靠老婆養活的垃圾。”

“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嗎?一個吃軟飯的廢物趕緊滾出去,你怕是都認不得顧老是誰?”

一群人紛紛叫罵了起來。

每一句台詞都充滿了對葉秋的挖苦。

主角,天生就是拉路人仇恨被看不起的設定。

並且葉秋的贅婿設定更要命。

明明一個廢物,卻娶了燕京最漂亮的美女之一做老婆。

這不就人均西門慶痛恨武大郎?

聽到這些人的話後,葉秋眼神一冷在他們身上掃過。

他心裡暗暗冷笑了一聲罵了句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廢物。

顧雲清也聽說過燕京軟飯王的外號。

不過他覺得一個男人臉皮這麼厚,能吃上軟飯倒也是一種本事,因此冇有嘲諷葉秋。

他拿著毛筆繼續攪動著修複液,開口道。

“這位小友看來是個行家,那我倒是要跟你請教請教,為什麼你會覺得我修不好?”

他五歲開始就被父親帶著學習古玩方麵的知識。

如今已經從事這個行業將近六十年。

在行業裡,絕對是泰山北鬥級的高手。

否則也不至於被故宮評為特邀專家。

“你的修複液效果確實很不錯,但它的酸性有些過於強烈,用來修複瓷器還可以,若是修複玉器就不合適了。”

“何況這個玉人的材質是獨山玉,這種材質的玉器需要特定的修複液……”

葉秋語氣平緩的解釋了起來,還真有一些專家的氣質。

他說話的同時,手指微微一彈。

一滴液體被他以極快的速度彈進了那瓶修複液裡。

除了在後麵觀察的唐瑜。

在場眾人竟然冇有一個人察覺到他的動作。

【狗還是你他媽狗,虧你想得出故意說話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然後下黑手。】

【人家的修複液本來冇啥毛病,你狗日的往裡麵彈進去一滴醋,這他媽還怎麼修?】

唐瑜又在後麵默默吐槽了起來,實在是王八蛻殼鱉不住啊。

這貨的手段,跟葉晨簡直如出一轍。

果真是他孃的一脈相承,都是一個師傅教出來的,兩人要是碰到對方都破不了招的那種。

不過葉秋能夠不要臉到當五年贅婿。

葉晨若是真碰到他,也隻會喊一句師父可冇教我這招。-一眾高層被搖過來後看到了這份報告書,亦是對此震驚不已。九帝城這隻金母雞,感情還有這種玩法?雙方開會討論了一會兒後,紛紛表示冇有問題,甚至兩家可以聯手出資打造一個錢莊,專門對需要購買洞府的修士進行放貸。把事情敲定下來,兩大家族便迅速行動起來。任何一股大勢力要想發展,不外乎多搞錢。修煉資源隻要足夠多,就算是一群豬也能把境界和戰力堆上去。伴隨著計劃成功開始,想出這等辦法的賬房自然大功一件,地位也隨之水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