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劇書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酷劇書屋 > 莫染沈青青小說無防盜 > 第八十四章冇人能比我更懂皇朝

第八十四章冇人能比我更懂皇朝

之。能讓得所有人得以誅之的東西。你能指望他是什麼好東西聽聞此言,顧乘風一臉茫然。聽聞此言,顧乘風點了點頭。朝著眾人說道:“諸位快走,退離此地,身受重傷也比死在這裡好!”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等待七天秘境入口開啟,安然離去,顯然不可取了。唯有強行退出。但是強行退出的代價也是很大的。神魂是人最為脆弱的部位。他們不知道出去之後他們接下來會如何。但是不出去,他們必死無疑。因而聽到了顧乘風說的話,都重重的點...-

聞言。

隨著沈青青的話語傳入他的耳中。

愣神的莫染也是回過了神來。

看著一臉笑意,臉上皆是歡喜的沈青青,他有些不明白方纔從她身上感受到的怒意是從何而來...

他不會感覺錯的。

就在沈青青甦醒的那一瞬間,他便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強大怒意。

哪怕她已經極力的在剋製隱藏,但也是透露出來了那麼一點異樣之處。

雖說隻有短短一瞬。

但還是被他給捕捉到了。

看來,自己這個女兒身上,也有著屬於她自己的秘密啊...

他不是傻子。

這無名的怒火之意不可能憑空而來。

作為一個新時代青年,熬夜通宵看小說的次數高達無數次。

若是連這點都猜不出來,未免有些太撈了吧?

那可就真的太對不起他前世看的那麼多本小說了。

而且,這也是沈青青第一次叫他父親。

以前都是老爹老爹的喊。

估計是先前自己為爹為爹叫慣了。

這妮子也就隨口記下了。

因而叫他父親,他感到有些意外。

也不知道自己這個傻女兒心裡在想些什麼。

不過嘛...

他倒是想看看,能讓他的女兒顯出這等怒意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他摸了摸她的頭,輕柔了幾下,笑道:“怎麼了?怎麼突然想對我這個老父親說謝謝了”

他打趣一笑。

聽聞此言。

沈青青不由得給他翻了個白眼。

就您還老呢?

她怎麼就看不出來呢

“冇什麼,就突然想說說,不想聽...”她繞過莫染,朝著外邊走去,回過頭甜甜一笑:“那就算咯!”

看著她這副模樣,莫染也是無奈的搖頭一陣苦笑。

待她的身影完全離開之後。

莫染眼眸中,一抹寒芒精光閃過。

身上的氣勢猛然暴漲。

隻聽得‘哢’一聲響。

他前方的冰棺被他身上所散發而出的氣勢給硬生生的直接震碎了。

“月落...”嘴巴泛起丁點波瀾,喃喃自語:“仙王麼...”

他還冇想到。

自己大女兒的來曆那麼大。

前世竟是一尊仙王。

回想起當年,他與沈青青相遇的第二天還是一個小肉糰子的時候,她便捧著他那本‘新聞書’一路小跑來到他的身旁,咦咦喲喲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想來...

也是看見了上麵所記載的些許事記而對此感到十分震驚吧。

想到這,他將身上的氣勢緩緩收回。

不由得無奈一笑。

好像...他當初還給她講過月落仙王的故事呢...

也不知當時這妮子,是以何種眼神在看待他...

這波啊!

屬於是在本人麵前班門弄斧。

多少有點可笑了。

令他為之氣憤的原因,並非是她女兒是一尊仙王轉世。

而是...

那五尊,趁她女兒不注意,出手偷襲的五個老六。

轉世身,並非奪舍。

無論前世是何,都與今世無關,他女兒還是他女兒,隻不過是多了個前世的身份罷了。

想到這,莫染臉上勾起一抹難以描述的笑容。

莫染一笑,生死難料。

思索片刻之後。

他也向外走去。

......

帝路即將開啟的訊息已經傳遍了四大域。

因而每個勢力的強者都紛紛派出了自己門下的得意門生出門去曆練,看看有冇有機會在這一次的帝路之上證道成帝,將他們的勢力、宗門發揚光大。

因而也有不少冇腦子的紈絝弟子,憑藉著家族的威名,在外囂張跋扈。

“你便是青羽學宮的第一天才”街道上,一位身穿錦衣的少年,趾高氣昂的指著捂著胸口,一抹血痕自嘴巴流出的青年,大喝道。

言語之中,不屑之意儘顯。

少年名為肖示,來自西域肖家。

那也是一個帝族,比起南域的帝族,還要略微強上那麼一絲...

也不知道他父母怎麼想的,給他取這麼一個名字。

肖示...

消失

是想讓他早點消失嗎?

這是他第一次出西域。

在西域,帝族一手遮天,說一既是一。

皇朝也有,但是皆奉帝族為主。

因而對於這南域所謂的青羽皇朝,他是不屑的,以為所有皇朝都跟他記憶之中的皇朝一樣,是為帝族的狗。

因而初入青羽皇朝。

便瞧見了方纔天上帝劫凝聚,片刻之後又消散了的一幕。

然後又聽聞了周圍的人一直在討論這個所謂的青羽學宮第一天才,南宮文天。

說將帝劫引來的人是他。

年僅十六歲的大帝強者。

恐怖如斯。

因而他便不信啊!

十六歲的大帝

狗都不敢這樣說。

因而就經過了一番打聽,又恰巧碰見南宮文天出來澄清謠言,說這帝劫並非是他引來的。

剛解釋完,讓得眾人恍然大悟,將風口浪尖轉移,紛紛猜測最有可能的人時。

他剛想轉身離開。

不料一道拳影直接朝他襲來。

其氣勢之恐怖,堪比大帝。

被打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惹上了一尊大帝強者。

一拳就給他撂飛了出去。

緩過來之後,他擔心的瞧了一眼。

定眼一看。

好傢夥!

映入眼簾的,那是一位長得極為囂張,身穿錦衣玉帛的少年,他的手上還帶著一個拳套。

跟個拳王似的。

感受著那拳套散發而出的氣息。

他臉色大變。

尼瑪。

大帝器。

他說這麼感覺自己被大帝扇了一巴掌似的呢。

他還以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招惹上了一尊大帝強者呢。

“閣下何人?為何對文天出手,文天可不曾記得得罪過閣下。”南宮文天緩緩起身,拍了拍身上沾染的塵埃,抬起手朝著嘴角邊輕輕一劃,將血跡抹去,淡然道。

身上的氣勢已然全部爆開。

命宮三境巔峰的修為瞬間化作漫天海水,朝著肖示湧去。

見狀,肖示一臉鄙夷的看了眼南宮文天,看著自他身上散發而出的氣勢,還冇自己手上拳套的半分強大,不由得‘噗嗤’一笑:“本少爺第一次來南域,聽聞南域的霸主勢力乃是一個小小皇朝,便想來看看這所謂的皇朝,是如何當的上一域之霸主的。”

畢竟在他們那邊。

皇朝多如狗。

都是帝族腳下的狗,上不得檯麵。

因而在聽聞南域的霸主勢力是一皇朝之後,他也是嗤之以鼻,任由彆人如何說,青羽皇朝有多強,多厲害。

特彆是帝君一劍斬大帝的事。

他都認為是一個噱頭。

用來嚇唬其餘域之人罷了。

嚇嚇彆人可以。

但是嚇他

對不起,冇有用!

冇人能比他更能懂得皇朝是一群什麼樣的東西。

上不得檯麵罷了。

居然讓一個皇朝當一域之霸主

這南域帝族,莫不是傳說中的...莎劈

真是弱啊...

莫染:啊對對對,等會就砍你。-當日自己所看見的情景,一臉驚恐道:“是這樣的....”“......”為了能更久的拖住花玲瓏,他還特意把木林,瑾泉隕落的事情經過編的長了一些。聞言。花玲瓏自然知道他在打什麼念頭。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任由他說。因為...她也在等著歸塵回來...當年鎮壓自己的四個人中,這歸塵就有參與其中。如今木林,瑾泉死了。她自然是不可能在去找他們兩個人麻煩了...找不到!至於除了歸塵之外的另一個...早在剛剛她摧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