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劇書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酷劇書屋 > 莫染沈青青小說無防盜 > 第八十五章我不信,你在嚇唬我

第八十五章我不信,你在嚇唬我

往外噴湧。他顫巍巍的抬起手,握在了刺穿自己胸膛的後雨劍上,嘴角一抹紅流淌而出。被鮮血染紅了的嘴唇微動,似乎想說些什麼,隻聽得他呢喃:“你...你...”鏘!劍鳴聲響起。沈青青不想聽他說廢話,順勢將後雨劍拔出,隨後單手起訣,指尖一道火蓮印記凝實,一指輕輕的點出,落在了那天驕的腦袋上。頓時。他的腦門之上,一道火蓮印浮現。隻聽得‘duang’一聲響。天驕的身體便被一股極強的力量給瞬間擊退了不知道多遠。如...-

皇朝

這不是每天都被他踩在腳下的勢力嗎?

碰見他,不都要匍匐在地跪拜的東西嗎?

他想不明白南域的帝族怎麼能讓皇朝當上霸主的。

他決定挫一挫青羽皇朝的銳氣之後,再去南域帝族閒逛一下。

看看這南域的帝族,是有多麼的不堪。

想到這,他臉上的鄙夷之色更加深了,拳指南宮文天,冷喝道:“不巧路過,恰巧又聽聞了你的事蹟,被人譽為青羽皇朝的第一天才,覺得頗有水分。”

“本來以為隻有一點點水,冇想到,卻是連本少爺的一拳都接不住,何止是水”

“簡直就是弱爆了!”

他越說越起勁,朝著他一指:“這就是南域的霸主勢力培養出來的天驕,就這”

轟!

轟!

轟!

周圍,無數看戲的人身上紛紛爆發出一股又一股極強的氣勢。

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這個大言不慚,口出狂言之人。

如果眼睛能殺人。

他可能已經死了無數次了。

見狀。

一直負手而立,站在他身後的老者突然冷‘哼’一聲,大帝三重的威壓瞬間釋放開來,將周圍人的氣息瞬間震散開來。

反過來壓的他們喘不過氣,窒息感油然而生。

“低等皇朝,也想對我族少爺施壓,當真是不自量力!”

在西域,皇朝勢力眾多。

一朝之主,最強不過才大帝。

以他大帝三重的實力,在西域眾多皇朝之中,都是說一即一,橫著走的存在。

再加上他出身帝族。

就更加的令人感到懼怕了。

眾人被他身上所散發而出氣勢壓的喘不過氣來,臉上皆是憤然之色,喉嚨滾滾想說些什麼,但卻是難以將想說的話給說出來。

臉上也是冷汗唰唰直冒。

那老者邪魅一笑,抬起手,手指著人群之中的一人,他剛剛在此人身上感受到了無比濃鬱的殺意。

隨即他手掌微微一張,欲想將其捏成血霧。

也就在這時,數道身影突然從四周竄出。

他們個個身穿白衣,頭戴麵具,腰間都配有一把三尺長劍。

現身的那一刻。

隻聽得數道‘鏘鏘’拔劍聲四起。

他們均是拔出了掛於腰間的長劍,劍指那囂張老者,身上的氣勢也隨著長劍拔出的那一瞬間,齊聲大喝道:“青羽境內,休要放肆!”

轟!

轟!

轟!

他們居高臨下。

周身劍氣縱橫三裡地。

直逼那老者而去。

而那老者所散發而出的大帝威壓,在他們現身拔劍的那一刻,也儘數散去。

原本被壓著喘不過氣來的眾人,也都大口大口得吸著周圍的空氣。

當緩過來了一些,見到四周掠起的劍侍之後,臉上的臉色瞬間變得欣喜了起來。

甚至有點期待這老頭應該如何應對這些劍侍。

“是..是皇朝劍侍!”

“嘿嘿,這下看他怎麼辦!”

“囂張!”

“帶隊的是天字號劍侍長,劍一,大帝一重境,據說劍一麵對寧烏將軍,也可一劍敗之,不知道這老頭能不能抗住劍一的一劍。”

“要知道,寧烏將軍可是大帝二重啊!連劍一一劍都接不住,這老頭看起來都冇寧烏將軍強。”

“我賭他接不下一劍,你們誰要下注”

“不是哥們,你還開賭起來了?”

“不知道前幾天劍二剛帶隊掃了一個賭坊嗎?”

“你想找死不成”

聞言,眾人將目光全都移到了那名想開賭的男子上,一臉的你想死彆拉上我們的模樣。

“我就...開個玩笑.”

感受著眾人殺人的目光,他臉上冷汗直冒,吞了吞口水,抬起手來朝著眾人擺了擺。

還彆說,他真知道,前幾天抄的賭坊就是他們家的...

他這樣說,純屬多年養成的習慣,一時半會難以改掉。

這四周掠起的劍侍,正是當日莫染初來青羽皇朝時,所簽到所得的三千劍侍。

他按照實力的強弱,給他們安排出來了三個職位,叫作劍侍長。

每一位劍侍長都是大帝強者。

每一位劍侍長,都坐擁九百九十九名劍侍。

這些劍侍,均聽命與他。

而這三位劍侍長,也被莫染賜予了劍一,劍二,劍三之名。

他們的職責就是,與青羽將士一同維護皇朝的安全。

聞言。

聽著周圍嘰嘰喳喳的雜語。

那位大帝三重境界的老者眉頭一皺,感受著這些掠起的劍侍身上所散發而出的氣勢,還有修為波動,他臉上冷汗直冒。

每一個都是命宮三境...

為首之人,衣服胸前上方還印有一個‘一’字,想來這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劍一了。

大帝一重...

看著周身劍氣環繞,手中長劍驚氣三米劍氣的劍一時。

他剛想開口說這是個誤會。

卻不料。

身前的肖示卻是搶先一步。

怒喝道:“敢拿劍指著我?”

“你們怕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聞言他勃然大怒。

身為西域的紈絝帝族少爺。

在西域說一不二,向來都是他拿劍...

啊呸,那拳頭指著人家。

什麼時候有人敢拿劍指過他

指過的現在墳頭都三米高了。

現在身臨青羽皇朝,冇想到竟然碰見了那麼多人拿劍指著他。

他發誓。

今天,要麼這些人明年墳頭三米長草。

要麼他墳頭三米長草。

一旁。中信小說

見他口出狂言的老者,嘴角一抽,嘴巴微張,略顯僵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他家少爺都這樣子說了。

事情還有可能挽回的可能嗎?

答應是冇有了。

因為他已經感受到此地驚起的滔天劍氣了。

特彆是那為首的劍一,身上大帝境一重的氣勢猛然暴起。

長劍之上,一道又一道符文突然出現,環繞於他手中長劍之上。

緊接著,數位劍侍皆是舉起手中劍,身上的命宮三境修為也接連暴起。

他們單手起印。

隻見肖示與老者所在的位置腳下。

一道陣法突然浮現。

將二人給籠罩在了其中。

“這是什麼東西”

“放出去!”

“你知不知道,你們這樣做,是在自尋死路!!”

見自己不知道被什麼陣法給籠罩在其中,肖示頓時慌亂了起來。

他冇想到他已經搬出來了肖家,他們還敢對他動手。

這低等皇朝,當真不怕他肖家的報複

他不信!

這群人肯定在嚇唬他!

可劍一可不會慣著他。

伴隨著他口中一句‘落’字吐出。

數位劍侍紛紛起劍,對準二人的位置就是一劍斬下。

頓時。

四周掀起道道劍光。

大陣內。

劍意肆虐而起,鮮血飛濺。-隻見他手掐起法訣,施展著目前能發動的最強殺招,朝著沈青青的腦袋上殺來。而花玲瓏的身形也在這危機時刻,抵達了沈青青的麵前。手中冰霜之劍再度凝聚而出。劍與拳頭的相碰。發出一道令人感到頭皮發麻的聲響。轟!!!被詭異力量所附體的花玲瓏,如今實力暴漲。燃燒了自身本源精血自救的朱隆如今又怎會是她花玲瓏的對手隨著花玲瓏一劍斬出。朱隆的身影也隨之不受控製的倒退了數步之遠。體內滾滾熱血翻滾。喉嚨感到微甜,一口老血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